破译明代刘伯温六百年前预言:全球大数据看中国 中国大数据看贵州

“全球大数据看中国,中国大数据看贵州”。笔者(中物策物流策划师)给贵州打出最新的广告词。这是笔者继5月25日“大数据的发展历程”发布,全球首次将“大数据”发展历程划分为四大阶段一文后又一篇以大数据为主题内容的文章。皆因这几日多彩贵州、爽爽贵阳突在是太热闹了。5月26日至29日在贵阳举办国家级国际性的数博会,习主席专门向2018数博会发来贺信,充分体现了国家高层对大数据发展的高度重视和对贵州的亲切关怀,表明中国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新内涵。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如今提到贵州,不仅限于茅台酒、遵义会议会址、黄果树大瀑布。贵州发展大数据产业,已对人们生产方式、

笔者提出“弯道超车直驱数谷”指贵州推进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强大数据创新能力体系建设。如今,贵州“中国数谷”越来越有名气。2018年数博会包括Facebook、Qualcomm(高通)、谷歌、华为、阿里巴巴、腾讯、富士康、苹果、英特尔、微软、SAP(思爱普)、DELL(戴尔)、360、Rittal(德国威图)、京东、NTT data、Oracle、浪潮、满帮集团、传化智联、新浪、哈工大、科大讯飞、小i机器人、数字冰雹、易鲸捷等388家企业亮相。

5年前(2013年)贵阳才刚刚开始发展大数据产业起步,此后大数据产业被贵州视为经济“弯道超车”的重要砝码。当时大数据在中国各地都刚起步,贵州率先作出彻底的数据开放,率先进行各部门之间数据整合,创造一个好的数据环境,政府部门的强力推动,是贵阳大数据产业领先于全国的重要因素。尽管全国很多地方政府都在推动大数据产业的建设,但贵州省是第一个以全省之力推动其发展的地区,政府行使的是承担引导作用,贵阳抓到了发挥优势促进经济发展的机会。

每当提起大数据,就不由得让人想起刘伯温六百年前预言:“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中国明初大臣刘伯温,能够推测上下500百的历史。刘基(1311年7月1日-1375年5月16日),字伯温,谥曰文成,元末明初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明朝开国元勋,为御史中丞兼太史令,青田县南田乡(今属浙江文成县)人。明洪武三年(1370)封诚意伯,武宗正德九年追赠太师,谥号文成。刘通经史、晓天文、精兵法。辅佐朱元璋完成帝业、开创明朝并尽力保持国家的安定,因而驰名天下,被后人比作诸葛武侯。朱元璋多次称刘为:“吾之子房也。”在文学史上,刘基与宋濂、高启并称“明初诗文三大家”。中国民间广泛流传着“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朝军师诸葛亮,后朝军师刘伯温”的说法。

云贵万重山,万重山桥连天下。世界排名前100座高桥梁,贵州就有40座,这个数字令世人惊讶。位于云贵两省交界处世界第一高桥北盘江大桥,跨越河谷深切600米的北盘江“U”形大峡谷,地势十分险峻。全长1341.4米,总落差1985米,水面离桥面的高度拉出了565米的高差,相当于200层楼高,是世界第一高桥。5月25日最新消息,第35届国际桥梁大会“诺贝尔奖”被这座桥斩获,据介绍,北盘江大桥申请新工艺相关专利11项,其中发明专利4项,实用新型专利7项。

云贵万重山,贵州是中国唯一的一个没有平原的省,贵阳成为了国家云计算大数据中心,贵州成为了第一个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接下来,贵州就要朝着“镇镇通高速”进发了。2016年投资总额位居全国第一,连续三年成为超千亿的省份,实现历史性突破,贵州2017年完成交通固定资产投资1650亿元,到2017年年底全省公路通车总里程达19.4万公里,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5800公里,建成和在建高速公路里程超过7000多公里。2018年5月25日最新消息,贵州农村公路明年实现“组组通”,到2019年,贵州将建成通组公路9.7万公里,全省39110个30户以上村民组通硬化路,实现农村公路“组组通”。其中,2017年投资100亿元,建成通组公路2.5万公里,实现76%以上的村民组通硬化路;2018年投资200亿元,建成通组公路5万公里,实现92%以上的村民组通硬化路;2019年投资88亿元,建成通组公路2.2万公里。

《明史》记载,“基博通经史,于书无不窥,尤精象纬之学”。所谓象纬之学,就是通过观察天象和占卜来预测人事的一套神秘的学问,这种学问辅之于缜密的思维和明晰的判断,其预测往往也有应验的时候,这就更给这门学问披上了奇异的面纱。刘伯温六百年前预言前后出现两次“云贵”,笔者今破译破数字经济为全球经济注入新动力,全球共识未来的发展属于“云”者;在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最具影响力的地方大数据政府“十大”机构中,“贵”贵州竟然占了半壁江山,拿下5席。“贵”贵阳凭借高海拔、低气温、低能耗成本等优势在云计算浪潮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数据中心集群地,大运营商投资建设数据中心基地。

那么,此“云”非彼“云”者,我国“南向通道”将形成,“中泰铁路”已开建,中泰铁路首段3.5公里工程建设项目即将于今年10月完工,届时由云南昆明到泰国曼谷朝发夕至。泰国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交汇处,并处于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中心位置。中泰铁路不仅是“一带一路”泛亚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老挝等面向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东南亚出海口,中泰铁路贯通的话,可以直接到达马来西亚、新加坡,贯通整个东南亚,云南对促进东亚、东南亚区域的贸易和经济一体化和互联互通的前沿阵地至关重要。刘伯温六百年前预言两次“云贵”完全可以可理理为“云南贵州”、“云上贵州”。

有人查遍了刘伯温诗词,发现有以下几个问题:一是现今收录的刘伯温599首诗词中,并无该诗;二是刘伯温的诗词,皆有可赞之处;该诗语言通俗、从文字底蕴、文理精辟深奥来说,这首诗是否刘伯温所著有疑问;三是作为国家重臣、一代谋士,位列伯爵的刘伯温,在此诗中有贬褒之意,不符合其身份;四是史料未能证实刘伯温亲自到过云贵。也有人称这是1959年时期,贵州遵义某革命青年写的一首歌。歌词是这样: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堵水修渠道,处处金银滩。改变山河貌,幸福万万年“。解释说就类似于歌曲《我为祖国献石油》,又称后来贵州宣传部来了个新人,他负责写稿子,深知搞宣传这套,歌词改成预言诗,自然要署预言家的名字,故选了刘伯温。猛一看,像真有这回事。若真如此,刘伯温这首预言闹得沸沸腾腾,这位仁兄也决不会隐姓埋名,那位某革命青年和宣传部新人以及贵州宣传部早就会发声了。我们看史记,历史上有一个非常重要依据,贵州史上大规模的军事移民是在明初由朱元璋蓄谋已久发动的,肯定是要有智囊人参与研究的,无可非议,刘伯温肯定是参与的高参,那么推算“一统江山军师刘伯温”他以神机妙算、运筹帷幄著称,刘伯温自然要深入研究云贵。

贵州是古人类发祥地之一,远古人类化石和远古文化遗存发现颇多。早在24万年前,就有人类栖息繁衍,已发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80余处。观音洞旧石器遗址被正式命名为“观音洞文化”,对研究中国旧石器时代的起源和发展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贵州是一个拥有着古老历史的地方,其中新时期的闻名和旧石器时期的闻名贵州都可以说是全国的代表之一,如今可能很多人见过贵州出产的海百合和贵州恐龙化石群。贵州发现4亿年前最凶猛海洋生物化石,横剖面如太极图,且仅中国有。春秋贵州为南蛮,战国夜郎国成为西南地区的大国之一,秦统一后,在夜郎地区修筑五尺道,设郡县、置官吏。西汉继续推行郡县制,公元前25年,夜郎国灭,郡县制在夜郎地区最后确立。东汉沿袭西汉建置,三国蜀汉政权占有。两晋南北朝、隋基本沿蜀制。唐推行经制州与羁縻州并行。宋贵州主要属夔州路。公元974年,土著首领普贵以控制的矩州归顺,宋朝在敕书中有:“惟尔贵州,远在要荒”一语,这是以贵州之名称此地区的最早记载。宋宣和元年(1119),土著首领田佑恭加授贵州防御使衔,贵州才成为行政区划的名称。元遍行土司制度,分别隶属于湖广、四川、云南3行省。

明代是贵州历史发展上的一个重要时期,而这一时间离不开军师智谋。刘伯温不愧是一个智慧超群的高人,在其预言后,贵州便于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将原来的两个宣慰司共计三十三个长官司的辖地划分为八个府,并据此设立贵州承宣布政使司,这是贵州建省的重要一步。明永乐十五年,为健全三司体制,建立贵州按察提刑使司,至此贵州省制完备,这的确出乎人们普遍的预料。在此之后,清代十八行省有贵州,清设18省顺治实行一省一督制有贯州,乾隆确定全国8总督(直隶、两江、闽浙、湖广、四川、陕甘、两广、云贵),云贵重要性之高,列为帝王下8总督之一。民国二十九行省有贵州,现在的三十三个省(直辖)市(自治)区有贵州。究其原因,是因为贵州在地理位置上具有特殊的战略意义。辛亥革命爆发后,贵州是全国第七个宣布独立的省份。长征时期,红军激战娄山关,召开遵义会议,强渡乌江,四渡赤水,危难关头在转运之城遵义实现了中国和中国红军历史性转折,形成了伟大的遵义会议和长征精神。

抗日战前贵州为大后方。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计划”,发动了侵华规模最大的攻势,半年多的时间里,中国损失了六十万兵力和146座城市、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6000余万同胞处于日军铁蹄蹂躏之下,几十万难民颠沛流离,中国守军和大批的难民被迫撤至贵州境内。日军攻入贵州南部地区,日军铁踢几乎荡平所经平原城市确无法打进山城贵阳。贵州地形极其复杂,崇山峻岭,水流湍急,炮艇难进,易守难攻,侵华日军孤注一掷,企图强攻侵占贵州。“独山独山,友来吃喝欢,敌占不得安”,在日军侵略暴行下独山县城7天7夜被大火烧毁称为“黔南事变”。独山深河桥成为侵华日军遭遇的转折点,侵独7天中,先后遭到贵州军民的顽强抵抗与打击,无可奈何日军仓惶遁逃,从此节节败退,直至投降。贵州是中国唯一的一个没有平原的省,贵州是侵华军队不可逾越的天然屏障。

20世纪60年代中期,世界局势动荡,国际关系异常紧张,面临着军事压力、战争挑衅和侵略威胁。针对形势,党和国家从最坏的可能出发,准备打一场大仗、硬仗。于是,备战成为了影响政治战略及经济战略的重要因素。贵州处于三线腹地,由于地理位置、自然环境有利于备战,又具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和矿产资源,成为了国家三线建设的重点省份之一,现国内唯一一个以三线建设为主题的博物馆在贵州。“贵州天眼”誉为“中国天眼,是世界上目前口径最大、最灵敏的、最具威力的单天线射电望远镜,这些皆是因为贵州的重要战略地位。又传贵阳著名小吃腸旺面“+”可加N多配搭食物种类家喻户晓,延伸成为互联网“+”成为不朽的佳话。

辅佐朱元璋创下明朝基业的开国元勋刘伯温,助朱元璋消灭群雄、推翻元朝、建立明朝的历史活动中发挥了智囊的作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一个料事如神、多谋善断的人。笔者破译刘伯温预言还有一层意思是说云贵的重要性。在刘伯温感染了风寒卒后5年,有记载距今637年前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九月,朱元璋命颖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西平侯沐英为左右副将军,挥师三十万大军直指云贵,大军第一次调北征南,大本营就设在距贵州安顺旧州不远的刘官乡陇大寨。次年将云南平定,这一军事行动史称“太祖平滇”,又称“调北征南”。朱元璋义子沐英受命率万余官兵留守,部队在皇旨“就地屯田养兵,家属随后遂焉”的帝令下,屯扎于贵州,军士们在这里筑陇构圩,开荒辟地。明代先后进入贵州的官兵,这些人亦军亦民,为明王朝建立起了战略后方,从而也为当今贵州留下了一份宝贵的屯堡文化遗产。

目前,在贵州安顺屯堡文化系明代从江南随军到贵州的军士、家眷以商人的生活方式遗存。朱元璋下令江南人口大迁徙按30万大军,每军士配搭其家眷加上大批商人及家眷大规模数批次迁徙贵州应有数百万人。明朝为了巩固新政权和发展经济,迁徙军民来贵州,是件举国上下的大事要事。据《明太祖实录》记载:明洪武十三年(1381年)全国总人口为59873305人,按当时全国人口基数来算,迁徙贵州规模的数据己经非常可观了。明政府在移民同时,给予外迁相关政策上的优惠和照顾,这无疑让迁入贵州的军民更快地投入到当地的农业生产中,共同创业,使明朝的社会经济迅速发展。

随着岁月的变迁,安顺一带的屯堡人仍奇迹般地保存着600年前江南人的生活习俗,其民居、服饰、饮食、民间信仰、娱乐方式无不具有600年前的江南文化因子,这种屯堡文化为明代尤其是安顺天龙屯堡南京汉族人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源。从这里提取到的信息是朱元璋因为什么如此加大了决心在云贵地区的统治和发展呢?不仅仅是为战事,那是什么重要性原因让朱元璋动心如此这般关注云贵,朱元璋为什么大动干戈迁徙军民来贵州永久驻扎,目前无从考证真实原故,但从某种预测也有可能是朱元璋被刘伯温所言之激而为也不是不可能的。姑且不谈刘伯温其预测“云贵”真实历史依据,尚若真的如预言所讲,那么合理的理解现在来看“云贵”有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云上贵州”优势存在,发展潜力无限。

回归本真。贵阳大数据和信息发展2014年的规模已经达到了663个亿,同比增长68%,占到了全省的45.4%,软件及信息收入180个亿,同比增长188.66%,通信和广电总量达到87个亿,电子信息投入总额达到96个亿。贵阳全市的互联网出省的宽带,带宽从2013年的450个G已经增长到目前的1500个G。根据贵州省的规划,到2020年,贵州大数据产值规模达到2000亿元,相关产业产值4500亿元。在贵州省大力发展大数据产业的背后,未来大数据会作为一种资产存在并将诞生一个万亿级别的交易市场。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