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瘟疫产生的根源?《道德经》中隐藏的《人类生存手册

近一百年来,人类取得了过去数百万年都难以企及的成就,所以很多人似乎已经忘了,我们是天地生养的生灵,任凭我们如何高级,如何强大,都逃不过天地之间的规律,都无法摆脱宇宙大道。

平安的日子过得久了,我们被自己“惯坏了”,就越发加强了“我们是万物之灵”的幻觉,俨然人类已经是天地的主宰,没有什么是我们创造不出来的,不管是什么地球生命,都得乖乖听我们的话。

一场瘟疫之后,人类再次被狼狈地打回了原形,原来啊,人外还有更强大的存在,人类还有很多搞不定的事情。所以,这就是在警告我们:必须时刻保持对大自然的敬畏。

宇宙大道广博无边,周延无际,可以在左边,也可以在右边。万事万物都得依靠“道”来生长和繁衍,道推动和成就了这一切,可是它却从来不贪恋名誉。即便养育了万物,它也没有把自己当主人,无欲无求。所以它很容易被忽略,大家以为它很渺小,很卑微;世间万物无不依附于“道”,它却不主宰万物,所以说他很宏大。正是因为它从来不自认为伟大,所以才成为世间最伟大的存在。

老子说过“道可道,非常道”,永恒不变的道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那么道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道德经》三十四章中说:大道汜(fàn)兮,其可左右。这正是在描述道的样子。

老子说,道广阔无边,是宇宙的主宰,万事万物都得依靠它而存在。道如同江河大海一样,周流无极,无所不在,无处不有。

就如《庄子》中所说,道在瓦片尿溺之中。《庄子·知北游》: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

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道的状态,那就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它是最大的,也是最小的,可大可小,没有极限。

很多人有一个误解,以为老子所说的“道”就像我们总结抽象出来的其他名词和概念一样,属于人类的意识范畴,本来这个世界上没有道,是人类通过自己的逻辑思维创造出来的。

其实“道”就像物理定律一样,是客观存在的,科学家只能发现物理规律,而不能凭主观创造规律。道也是一样的,它本来就存在于宇宙之中,只是圣人通过对万事万物和自身的观察,发现了它发挥作用的形式,从而发现了它的存在。

就像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一样,伏羲和周文王也只是通过自己的观察和总结,发现了阴阳八卦的存在,发现了阴阳二爻、四象八卦、八八六十四卦,以至于世间万物跟卦象之间相互联系的规律,而不是他们俩自己创造出了阴阳八卦。

也正因为此,道才是世间唯一不变、永恒存在的东西,道才是包容世间一切的存在,只有它可以囊括四海八荒、宇宙中的一切。

但是道却从来都不主宰和操控万物,只生养万物而不奴役万物,没有把自己当成万事万物的主人,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发生。这无人主宰的一切,都是道所“主宰”的。

道可大可小,当它不显现自己的力量、化为事物生长发展的“背景”的时候,它非常渺小,小到被所有人忽略的程度;但当所有人发现万事万物无法离开它而生存的时候,才知道它很大,无限大。

“道”发生作用的方式就是“德”,上天有好生之德,就是道生养万物的本性决定的。大自然有各种各样的物理、化学定律,那也是“道”在物质世界的表现;人类有自身进化和发展的规律,人类社会和人类历史有自己的进程,这是道在人类组织中的具体展现。

道可以大,大到治国平天下,道也可以小,小到一个人修身养性,不断矫正自己跟道共振的频率。

其实“天子”这个词本身没有什么不好,也不是自以为是自大狂妄的称呼,如果帝王能够放弃小我,把自己作为“道”的一个通道和在人间的代言,他就能做到天人合一,就可以作为上天的代言,就能让百姓都归附与他,爱戴他,敬重他。而当一个君主放弃了大道,自私自利,把自己的小我放大到无限的时候,他就是在以天下为敌,所有的百姓都会反对他,唾弃他。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